培訓班要接地氣人氣才能開起來嗎

   日期:2019-05-13     瀏覽:0    評論:0    
核心提示: 4月26日,在精銳收購巨人后的第一次新聞發布會上,張熙高調宣布“城市合伙人”計劃。這個策略的核心是:招募二三線城市愿意做

 4月26日,在精銳收購巨人后的第一次新聞發布會上,張熙高調宣布“城市合伙人”計劃。這個策略的核心是:招募二三線城市愿意做教育行業的人一起開辦校區,精銳和巨人將從教學、招生、運營、技術四個方面提供支持。

  無獨有偶。

  八天前,高思宣布獲得1.4億美元D輪融資,并表示這筆融資全部用于B2C戰略的探索。創始人須佶成表示:“不會再在北京以外的地方開設學校”,而是用OMO模式去覆蓋全國90%以上的縣市。

       一個是新的組織結構,一個是新的模式,看似不同的選擇,卻在瞄準同一方戰場——三線及以下城市。

  他們用不同的策略和方式,嘗試解決一個問題:怎樣才能快速在這個藍海、卻又十分分散的市場中獲得自己的“領地”?事實上,這場下沉市場爭奪戰早已在教培行業全面打響。

  2014、2015年開始,新東方、好未來就率先開始了對下沉市場的探索,只是兩者選擇了不同的側重點。

  51Talk在其發布的《全國青少兒在線英語學習行為報告》中提到,2017年51Talk非一線城市的新付費學員是一線城市的1.3倍,且該數字是2年前的4.7倍。

  當在線流量花費迅速走高之時,還有一干在下沉市場摸索良久的在線品牌正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流量,比如今年宣布獲得1億元融資的阿卡索、久趣、Proud Kids。

  這種迫切感或許可以用湃洞傳媒CEO沈帥波那句被刷屏的玩笑話來形容:“三四線的同胞們知道一線的人天天在琢磨怎么收割自己嗎?”

  下沉,正成為更多企業搏命逆襲的核心。

       下沉!下沉!

  2015年,剛結束一場緊急會議的俞敏洪宣布:“新東方將大力開拓二三線城市市場。”當時俞敏洪初步擬定了三種方式,其中有兩個對當時的新東方而言是顛覆性的。

  第一、繼續在規模較大的地級市開設直營校區;第二、對不滿足開直營校區的小城市采用投資控股、收購的方式和當地有影響力的機構合作;第三、在更小的城市和縣城里開設免費學習中心,為學生提供免費的在線課程,將此作為新東方產品的流量入口。

  爾后的三年,新東方選擇雙向出擊:一方面單獨成立了新的全資子公司雙師東方,用線下雙師模式開設新東方雙師學校在中小城市發展;另一方面,新東方在線成立子公司東方優播,用在線單師模式做并線突圍。

  而好未來則選擇了另一種思路。

  在2014年探索成熟了線下雙師模式之后,好未來一邊開設線下雙師學校,一邊思考用新的模式走進這片廣闊的市場:除了新開分校,是否還有別的打法?比如在線、又比如To B?

  與新東方的大范圍推進不同,好未來起初只在小范圍內試行雙師,有意突出其教學質量。

  2018年,好未來正式推出To B業務“未來魔法校”,和各地的地方機構合作,輸出產品、課程、技術。同時,學而思在線的探索更加基于本地化。在2018年的GES大會上,未來魔法校方面給出的數據顯示,其在一年間總計授課1690次,覆蓋學生24683名。

  好未來創始人兼CEO張邦鑫在“魔法年會”上表示,教育行業將形成線下、線上、AI智能三代機構并存、三股浪潮疊加的趨勢,未來幾年會出現一批依托雙師平臺成長的機構。

  雙師打法,算是較早基于B端進行下沉探索的模式,也符合小城市缺乏優質教師的資源困境。

  在To B這條線上,這幾年高思不斷迭代愛學習平臺。

  2015年,高思已經通過To B產品“愛學習”搶先觸達中小機構,在做雙師課堂時,又選擇了先從深度使用“愛學習”系統的機構中篩選出初期雙師課堂的合作伙伴,隨后幾年,高思不斷圍繞雙師場景、語音等方面進行多維升級。溫鑫曾對多知網表示,2019年,五六線城市雙師教室會達到5000-8000間,而愛學習單品雙師會達到5000間。

  可以說,線下是最先開始下沉之戰的陣隊;而雙師模式是最早切入低線市場,解決師資問題的利器。

  但是,開學校依然受限于效率和產能。

  故此,后來者精銳則希望通過借助組織關系的改革,能讓這突圍的速度來得更快。精銳和巨人共同設立50億元教育基金,以不低于10倍市盈率的估值收購、并購校區,城市合伙人可自由選擇是否參與回購。

  加速二三線市場的布局規劃,已成為精銳未來三年的核心戰略。

  在公考賽道,據中公教育發布的2018財年年報顯示,中公教育直營分支機構總數為701個,比2017年的551個凈增長150個,增幅為27.22%。目前,中公教育已建立覆蓋319個地級市的701個學習中心網點。未來幾年,縣城將成為其渠道下沉的新重點。

  隨著時間推移,線上品牌也成為突圍低線城市的生力軍

  根據QuestMobile數據,截止2018年6月,我國移動互聯網用戶的城市層級分布為一二線城市占比最多,合計為45.5%,三四線城市及以下占比54.5%。按照11.07億的MAU來計算,三四線及以下城市的月活大致為6億人,市場空間廣大。

  如同有人說“流量下沉是技術普及對弱勢群體的賦權”,三四線城市對于在線教育的需求,也在這幾年被動或主動地快速增長著。

  在在線陣營中,定位做更經濟的菲教品牌51Talk自然表現得更加迫切。

  2019年初,51Talk不斷聚焦“一帶一路”戰略,促進中菲教育優質資源互補,并宣布將在五年內引進10萬優質菲教資源。據51Talk公布的數據顯示,在2018年第四季度,每4個首單客戶里就有3個來自二、三線城市。

  同樣迫切的,還有今年累計融資幾近兩億元的阿卡索。阿卡索自2011年初步探索在線教育的模式時,直接采取錯位打法向三四線城市下沉。

  阿卡索CEO王志彬在接受多知網采訪時曾表示,阿卡索并不刻意爭取消費金字塔頂端的用戶。而是從社會需求出發,走“低價高質”教育產品的經營模式。“阿卡索的課單價最低13-15元/節/25分鐘,相對于LV,阿卡索效仿快時尚品牌ZARA的商業模式,要做在線教育的ZARA。”

  就連三四線市場需求并沒有那么旺盛的自考教育也不例外,有業內人士透露,尚德內部也在討論是否將其作為新的戰略目標進行下沉。

  一二線城市流量紅利捉襟見肘,猛攻三四線勢在必行……

  如同2019年初騰訊·企鵝智庫在《尋找中國互聯網的“未飽和”2019-2020中國互聯網趨勢報告》中開篇所提及的那樣:

  “有些事情向上,有些事情向下。有些事情正在飽和,有些事情正在生長。”

  千帆競技:下沉首要“接地氣”

  三四線城市的市場策略,顯然需要更接地氣。

  “養豬種樹鋪馬路,發財致富靠百度”,“生活要想好,趕緊上淘寶”,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或許你很難相信這是BAT其中之二的刷墻廣告。

為規范中小學校外輔導機構及社會教育機構辦學行為,營造良好的民辦教育發展環境,濟南市成人教育協會于5月7日全市教育培訓機構發起“2018年度社會教育培訓機構”投票評選征集活動。

  此次活動為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精神,宣傳國家對外培訓發展政策要求,規范辦學秩序。評選面向全市范圍內具有辦學資質的培訓機構,通過選出優秀辦學機構為行業樹立標桿,引領課外教育行業更好發展。我們了解到此次評選活動不僅為入選的培訓機構提供了宣傳平臺,還向廣大市民展示了培訓機構自身辦學形象,同時也有效的樹立了品牌影響力量。

  活動自正式啟動以來引起了社會各界廣泛關注,通過機構自薦、社會推薦、部門推薦等環節,截止目前已有70家培訓機構入圍網絡投票環節。我們發現本次入圍的“歷城金石教育培訓學校”是一家以“創新型教學和多元化服務”為辦學特色的機構,它們在教育培訓行業中通過分析孩子愛好和深挖孩子更多潛力為教學模式;此模式深受學生及家長喜愛。

  評選活動成功舉辦更好地滿足了全市中小學生選擇性學習需求、培育發展興趣特長、拓展綜合素質;也為規范教育培訓市場和發展優秀教育品牌;樹立正確的教學理念和辦學特色尤其對于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的發展起到積極的作用。

  本次活動通過社會監督線上投票,網絡評選,專家將綜合投票結果及行業年度評估,最終選出“規范辦學教育品牌”“市民信賴教育品牌”等獎項,將于2019年5月24日至26日在泉城廣場集中展示優秀教育培訓機構及其辦學形象。


 
標簽: 培訓班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在線客服
广西快三开奖